1 同窗会上再会单相思,我做了抱歉男伙伴的事……

25岁在我们小镇算是老姑娘了,在那些大妈大婶眼里就是个嫁不出去的大龄剩女。我妈受不了外界的评头论足,给我相中一个隔壁镇的三十岁男人。我们确定恋爱关系的一个月后,我做了对不起男朋友的事。

他是个憨厚老实的男人,适合平平凡凡,安安稳稳过日子。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。他大龄青年,我大龄剩女,两家人都催着着急,他需要找个女人传宗接代,遇上长相还不错的我,他就更想早些领证。

而初恋,他的名字早已刻在我骨子里,提及他我就痛入骨髓,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的,没想到他送他妹妹过来参加我们的同学会时遇上了。那天,他西装革履,高大帅气,相比学生时代,他多了一份沉稳和内敛,稚嫩褪去,仍然充满阳光活力。那天,阳光正好,我打扮得很随意,我没有想到会见到他,甚至连妆都没化,素颜配衬衫牛仔裤,简单得连我自己都唾弃。

我现在有多恨他,当年就有多爱他。即使这样,我那该死的自尊心不想在他面前丢人现眼。“好久不见。

这是他多年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。我当时就挤出一丝勉强又僵硬的微笑,故作镇定,其实我内心很慌。我没有理会他。

由于我们那一届的同学很多女生都还单身,他又长得挺拔帅气,就被同学拉着留下来。那晚上,一大群犯花痴的女同学都围着他问长问短。他也很绅士地一一回应。

我一晚上都心不在焉,喝着闷酒,听着同学们唱着跑调的歌曲,耳朵却总是竖起来,听着他跟女同学的聊天。他说他还单身,自己创业,家里有车有房还有一条狗,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了,到处物识合适的女人结婚。“玥希,你结婚了吗?”他突然问来第二句话。

我没正眼看他,随口编造一个谎言回他:“我订婚了,下个月结。这句话引来同学们的好奇,大家围过来对我一阵哄炮,对我男朋友和结婚一事问长问短,又要做伴娘又要参加婚宴,自如此类的问题把我搞得不知所措。我去了一趟卫生间,本来打算从卫生间出来我就偷偷回家的。

可我刚从卫生间出来,突然被一个男人拉着走到消防通道里,我当时吓一跳,等我看清对方的时候,才发现是他,我的初恋前男友。我来不及问,也来不及搞清状况,话都没有机会说出口,就被他压倒消防通道的楼梯口上一通狂吻。我挣扎过,我反抗过,可我一个娇小的女生如何能抵过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。

或许,我潜意识里是认可他这么做的。我知道我依然忘不了他,即使当年他的背叛让我差点自杀,我爱他是爱到骨子里的,犯贱的爱情往往都是因为有一方爱得死去活来。那个吻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,长到我都忘了挣扎,主动迎合,甚至享受这该死的温柔。

他松开我的时候,我心里想到的是对我现任男友的不公和背叛,我气急败坏就甩了他一巴掌。他没有生气,倒是勾勾嘴角笑了笑,用很低沉沙哑的声音跟我说:“玥希,你还喜欢我的,对吧?”“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,我也不会再喜欢你。我当时就是口是心非,可我要让自己坚定。

这个男人害我掉一个小生命,害我死过一回,我好不容易从泥沼里走出来,死也不能再踩进去。他极其轻佻恶劣的对我说:“我28了,该找个女人结婚生子,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一个像你这样对我千依百顺的女人,我两以前有过一段感情,你还怀过我的孩子,也算知根知底,不如你就嫁给我吧。我当时真的怒气攻心,恨得牙痒痒,如果手里有刀,我真的想挖他的心出来看看,到底是什么心脏才能说出这么恶劣的话。

“你考虑考虑。他笑容很自信,丢下这句话,让我一个人在哪里失魂。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而我还在回味着他当天的吻,思考着他当时的提议,整个心和脑子都是谷向阳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