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演义连载》讹诈宏病毒的赎金是两只甲由 之 8

进到文倩宿舍,扑面一股刺鼻的味道,胡硕打了个很响的喷嚏。“常春,你快下去,和医护人员说,几位同学好像是氨气中毒!还好没有人抽烟,着火就麻烦了!对了,文倩,你让宿管的老师广播,各宿舍不要抽烟,非常危险,会引起火灾。云里雾里的常春和文倩先是楞了一下,知道事情紧急,不容耽搁,各自急忙奔出去照做了。

陆春芳认识胡硕-天文系的主任,几次公开的场合听过他的讲话。陆春芳来海城交大有几年了,但因为行事低调,胡硕并不认识她。“胡老师,我叫陆春芳,是物理系的,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胡硕正从鼓鼓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玻璃罐子,看了眼陆春芳,“哦,陆同学!”,算是打招呼,也没有多说话,拿着那个罐子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忙开了。

陆春芳知道,胡硕肯定把她也当成学生看待了,没有解释。玻璃罐子封口处连着一个开关,罐子里面也有一个小装置。陆春芳知道,这是一个氨气收集器。

封口的地方可以吸气和排气,吸气主要是吸收空气,通过内部的小装置留住氨气,然后再把其它气体排出去。显然他这个小罐子只是采样用,不能大面积净化空气。“胡老师,是不是我给环保局打个电话,让他们来处理一下。

胡硕停下手中的活,愣了一下,眼神中带着刮目相望的神色。忙点头说:“好的,好的!”环保局能将残留在空气的氨气控制在合理范围,降低公害风险。胡硕收集好气体,贴上红色标签,放到公文包里。

包里还有一个贴着蓝色标签的罐子,装着在他家收集的气体。文倩和常春跑上来时,胡硕已经收拾好包准备出去。“哦,对,文倩,把你手上的《明代天观志》借我。

胡硕说。文倩有些犹豫,毕竟这么重要的东西私自借给胡硕,顾云凯会埋怨,更何况他俩还有隔阂。“你放心,不会为难你,我向顾教授解释,现在非常紧急,你看看,马上出人命了。

刻不容缓。文倩不知道“出人命”和这书有什么关系,但她也隐约感觉到确实是拿到这本书以后,就出了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。想着,就到书桌前,小心翼翼从抽屉里拿出《明代天观志》交给了胡硕。

历史系的文物修复室门口。胡硕在门外一圈圈地走着,没勇气走进那虚掩的门。这时,楼道里走过一个女教师,去别的科室办事。

看到胡硕在门口徘徊不前,表情纠结,猜到了胡硕要找顾云凯办事。心想恶作剧看看热闹,故意抬高声调说:“胡教授呀,来找顾教授办事呀?”“嗯嗯!”胡硕料到这声音肯定也传到了房间内,只好硬着头皮支吾着推开那虚掩的房门。顾云凯手里正拿着一个刷子,在面前的盆里沾着水,轻轻弹在一张沾满了灰尘的纸张上。

胡硕搞不清楚顾云凯在干什么,红着脸,说:“顾教授,打扰了!”“哎呀,这不是胡大主任么?今天这是怎么了,来我这个又脏又乱的地方视察!”“看看你,别说这么客气的话,咱们是多年的老同事了,来看看也是正当的。胡硕挤出一丝笑容,脸红到了脖子根。“不敢不客气呀,你们都是国家人才,主宰着全人类的未来,不像我们,只研究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。

顾云凯阴阳怪气,用那个刷子轻轻地往破旧纸张上抖水。胡硕之前在学校科研经费分配会议上,大放厥词藐视历史系的研究成果,还妄称天文系才是研究人类未来的学科,应该多拨资金。得罪了顾云凯,两人还在会议上大吵了一架。

“顾教授,我不好,之前说了那么重的话。你看,我现在,这科研……也不顺利,你就大人大量……。胡硕的语气满是诚恳。

顾云凯停下手里的动作,望着曾经不可一世的老胡,心想,这是向我道歉么?也是。有什么好吵的呢,人家也是为工作,我也是气盛。听说他最近不顺,项目多半失败,又听文倩说了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。

也罢,也罢。语气还是那样生硬,话里却带着软,“说吧!什么事!”“不急不急,你先忙,忙完再说也行。胡硕看情况有缓和,想巩固关系,就客套了一句。

顺嘴又说,“老顾呀,你在这张黑乎乎的纸上刷什么呢?”顾云凯是那种顽固的老知识分子,听不得别人任何不愉快的声音。其实胡硕这句话并无恶意,只是遣词造句略显随意了点。“黑乎乎?你会不会说话。

这张破纸够你忙活几辈子了。顾云凯气呼呼地说道。“不好意思,是我不会说话。

胡硕赶快又陪上笑脸。顾云凯在修复一副古画,洒水是为了保湿和去污。胡硕才知道,那些博物馆里的古代名画每隔近百年就要修复或翻新一次,这是因为纸张本身有寿命,时间一长就会出现损旧,如果不及时修复,名画不会完好地代代相传。

听了顾云凯的讲述,胡硕内心里深深敬佩他的这种工匠精神,同时也赞叹它的精湛手艺。胡硕好像想起什么,说:“我这次就是为这事来的。他从他的公文包中拿出那两本《天文志》。

“听说,你们历史系有个实验室,可以测出文物的年代和上面附着的物质,能不能帮忙给这两本书做个检测?……还有,这两瓶气体极有可能是氨气,能不能帮忙鉴定一下。顾云凯一愣,海城交大化学系有最先进的检测实验室,为什么不拿到化学系那面,拿到这里来?顾云凯心想,大概是对自己学术的认可吧,点头答应了。“还有,这《天观志》?……”胡硕突然意识到什么?说出了半句话,又憋住,生怕自己说错话。

“你说,但说无妨。 顾云凯觉察到胡硕有话要说。“刚才听了你的科普才知道,这纸张保存不了这么长时间呀!这两本书少说也要几百年了,怎么这纸张丝毫没有损旧的迹象,难道?……”胡硕想说《天文志》的真伪存疑。

但一想,这两本书都是顾云凯亲自鉴定的,话说不妥当,又会捅马蜂窝,留了半句话好给自己回旋。“七步草造纸法!可千年不旧,万年不腐。几百年不算什么!”顾云凯解释道。

山关以北,从京城驿马接力,日夜不停,12个时辰后就会到达漠南草原。草原上有一种毒草叫“七步离魂草”!春生叶,夏开花,秋风乍起时,狼群便溺其上,毒性甚烈。深秋时节,七步草成熟。

每一株草下生双根,破土隔断一条根,留一条,明年再生,周而复始,循环繁衍。采回的草根,捣碎、研磨,挤出水浆,滤成纸张,晒干。这种方法造出的纸张,不怕湿,不怕干,不怕火,不怕虫,坚韧耐用。

古代专供皇室,记载千年档案。但是,由于七步草毒性巨大,且工艺要求操作过程必须全程徒手操作,稍有不慎就会中毒身亡。据说,这个神秘造纸家族,青壮年亡故者甚众,慢慢人丁衰败。

“七步造纸法”也已失传。胡硕临走时,顾云凯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,“人类自作聪明,总以为这些高科技、计算机可以将老祖宗的东西储存起来,代代相传。其实是作茧自缚,那东西能保存一万年么?什么电波信息库,愚蠢的人类!”几年前,刚刚退役,团队成员七零八落,天各一方。

严冰无法从失败和孤单的阴霾中走出来,消沉郁闷。他常常自责自己没能保护好人类的重要资产。这种事又是高度机密,不能随便和任何人倾诉。

能够诉说的只有当年战友,战友们又被分配到各地,相见一面非常不易。一日,双阳护卫部队的战友欧阳宏来找他。严冰心情大悦,两人喝得酩酊大醉。

一夜长谈,严冰将心里的苦闷倾泻得淋漓尽致。早上醒来后,酒消了,严冰似乎又回到冰冷、迷茫的现实中,心里的那个疙瘩还是无法释怀。欧阳宏了解严冰的心情。

开导说,这次来,就是商量如何东山再起的。他之前是部队自动化控制的总工程师。他要搭建一个全球化的信息存储系统,实现自己的抱负,同时为人类做出新的贡献,算是上次失败的将功赎罪。

欧阳宏说,这个事情造福千秋万代,但是有一点,需要一样东西。严冰一愣,这鬼影3点掉入了茫茫的太平洋,上哪给你弄。“要是能找到,我早就去找了,我一直想解开那天的谜团。

茫茫太平洋,寻找一块陨石,犹如大海捞针。而且,那么大的速度直冲地球,很可能已经在大气层中燃烧殆尽了。 严冰深深叹气。

双阳护卫部队解散后,所有的信息档案全部销毁,永远不会被解密了。但严冰的内心却始终疑虑重重。不愿意去相信那是一次意外事件,他想揭开真正的面目。

孤掌难鸣,他一个人的力量是找不到鬼影3点的。这一直是他苦闷的原因之一。但是,欧阳宏又提出寻找鬼影3点,还说用它构建新的全球信息系统。

先不说如何用鬼影3点搭建全球信息存储系统,单纯找到鬼影3点就是不可能的事。欧阳宏说,你知道为什么双阳护卫部队会被解散,所有档案都被封存么?这是因为乾坤2星被撞毁的当天,大西洋海域也发生了一件惊天的事件。那一天,著名的10万吨级“琼斯”号航空母舰在大西洋海域失联,至今仍是一个迷。

当然,这也是军事圈的谣传,并没有确切的消息,也没有公布于众。圈内人有很多版本,有人说它遇到了滔天巨浪,被卷入了海底,有人说,它遇到了异常磁场事件,迷失在海上,最后与陆地失去了联系。“他们在撒谎,其实‘琼斯’号不在大西洋,对的,他本应该在大西洋,但是他却违反了操作规范偷偷溜到了太平洋!”“什么?你是说‘琼斯’号还在?”严冰赶快追问。

“不是!”欧阳宏眼里放着光芒,非常可怕,就好像他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景象。“什么?你是说‘琼斯’号在太平洋出事了?”“同一天,都在太平洋出事。严冰突然提高了嗓门,“你是说‘琼斯’号被鬼影3点撞沉了?”严冰说完后,自己都觉得不可能,但正常人都会这么联想。

“这可不能乱说,这需要证据!”严冰的嗓子由于音调过高,末音有一点沙哑。怎么可能,欧阳宏那天同样在双阳护卫部队的指挥室里,如果他能看到,严冰肯定也能看到。导航卫星被鬼影3点撞毁后,所有的通信都中断了。

只是能大概推算出鬼影3点落入了太平洋,但是具体在什么位置,没有手段能够推算。。

相关文章